誰說思念無罪第6章 眼底都是嫌棄完整章節在線閱讀

時間:2020-06-150舉報小編:user26

沒想到有一天,他也會被人這樣嫌棄!

心里起了逗弄的心思,眼里笑意越發濃,他掏出筆在紙上嘩嘩寫下自己的號碼,而后強塞給了女人,意味深長道:“我叫顧臻,***,以后還會再見的!”

說完,便利落的下車,幾個呼吸的功夫,便不見了人影。

顧臻,顧家明面上唯一的兒子!那也是頂頂層的人物了!

顏小兮沒想到會遇上這么個人,也不知道是倒霉,還是交了運了。

“顧臻,以后可能還真的有機會能見面吶。”

顏小兮發動車子,不想讓人發現她的行蹤,繞了一圈之后才開回了她買的別墅區,從地下停車場上去之后回到房間里面,落地窗前面站著一個男人。

似乎已經聽見了她的聲音,背對著顏小兮就吹了一聲口哨,夸張的說道:“哇哦,品味不錯,選的地方也不錯,這片別墅最好的房子被你拿下來了吧?風景真好!”

顏小兮放下包樂呵呵的跳過去,走到他身邊一歪腦袋,枕著他的手臂笑道:“我能有今天,也多虧了您老了,這里的風景有你一份。”

“我看你就夠了,還看什么風景啊!再說你也太小氣了,要分也給點別墅的產權吧,給我一道風景算什么,不如房產證上加上我的名字?”

男人英俊的臉蛋上,笑起來眉眼似月,上揚的嘴唇微微張開,一口白牙格外討喜。

他甩了一把頭發,得意洋洋地笑道:“我可是指望著你過活的人,不考慮分一點我嗎?”

顏小兮就是喜歡他嬉皮笑臉的樣子。

表面上嘻嘻哈哈是個紈绔子弟,但是這些年的接觸下來,她早就明白陸之溫是什么樣的人了。

顏小兮笑道:“可以啊,只要陸少爺不嫌棄的話,我馬上就把房子過戶到你的名下,明天就可以去辦手續。不過我要借住一段時間,陸少爺可別收我房租啊!”

陸之溫也喜歡顏小兮開玩笑的樣子。

這些年她很少開玩笑,看得出來今天她的心情很好。

陸之溫問道:“今天去顏家難不成很順利?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

她冷冰冰的哼了一聲表達不滿。

顏家的人不是白眼狼就是糊涂蟲,還有心思歹毒的白蓮花,不過這些早就在意料當中。如果顏家的人很爽快就把奶奶的東西交給自己,那才是最奇怪的事情。

顏小兮眸光森冷地盯著地上的太陽光發呆了半天,陸之溫在旁無奈說道:“大戶人家就是這樣薄涼,你多習慣一下就好了,不過既然不是這件事情那你開心的又是什么?”

“沒什么,只是在回來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很有錢的富二代,可能跟你差不多,我覺得緣分挺有意思的。當初我身邊一個能幫襯的人都沒有,現在我起來了,居然停個車都能遇到這樣的人,真是奇妙。”

陸之溫不想問是誰。

柳城里面能跟他差不多等級的富二代并不多,舉著手指頭也就那么幾個了。

只要不是姓蔣的,不管是誰都是差不多的。

陸之溫摸摸自己的肚子,半個身子都倒在了沙發上面,有氣無力地說道:“哎呀,趕了一天的飛機好累啊!怎么突然就這么餓了呢,我有水土不服,太久沒有吃柳城的東西有些不習慣啊,你說怎么辦才好吶!”

陸之溫挑起眉頭沖她抖了抖,顏小兮早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。

她擼起袖子往廚房走過去,早就已經買了一些食材了,她麻利地處理這些東西,腌肉調味兒,土豆搗碎成泥上芝士烘烤。

她開始弄胡蘿卜的時候,陸之溫伸著腦袋看,又露出嫌棄的樣子說道:“胡蘿卜這個東西啊,哎。”

“陸少爺真是奇怪,每次我弄胡蘿卜你都唉聲嘆氣很嫌棄的模樣,但是每次你都吃***了。”

他笑了笑,眼底透出的涼意迅速隱藏起來,沒有讓任何人看見。

顏小兮抬頭的時候,陸之溫的笑容能把人融化掉。

她每次見了陸之溫的笑容,就覺得生活的壓力消散了許多,很容易就陷入放松的狀態。

“你別站在這里太礙眼了,一會兒做好了我叫你。”

“行,我就去客廳等著你過來投喂我。”

她剛剛回到這里以為心情會很差,沒想到有他伴隨左右,難得地沒有陰霾。

她喜歡做飯,因為只有做飯和發呆的時候,腦子里面才不會想起那些破事兒。

等做好之后端上來,陸之溫狼吞虎咽一頓好夸,晚上又陪她去看了兩處地方,再買了許多的生活用品后離開。

他一上車,就連忙喝了幾口水,又吞了兩口酒,要把胡蘿卜的味道給壓下去。

助理陳浩開著車,從后視鏡里面看他的樣子,小聲說道:“陸少,你又吃了胡蘿卜嗎?為什么不直接告訴顏小姐你很惡心胡蘿卜的味道。”

“我們陸家和他們蔣家,雖然是表親戚的關系,可是我們一樣都很惡心胡蘿卜。”

陳浩一聽到蔣家的事情就不敢插嘴說話,害怕說錯了一句話,會惹老板不開心,斷送自己的前途。

陸之溫突然呵呵笑了起來。

在顏小兮家里的時候,他像個調皮的臭小子混雜著鄰家大哥哥的感覺,對她無微不至,經常在意料之外給她驚喜和呵護。但是離開了顏小兮之后,陸之溫身上散發出來的感覺無處不透著危險和陰霾。

他臉上的笑容也變得若有似無,夾雜邪火和怒意。

陸之溫冷冷說道:“我吃胡蘿卜就是為了提醒自己,有個不能忘記的人,他跟我一樣厭惡胡蘿卜,我不能讓自己忘了他。”

陳浩沒接話,跟在陸之溫身邊好多年,當然知道他說的人是誰。

那個人,也是自己得罪不起的。

蔣承舟坐在辦公室里面突然感覺到一股寒意,他抬頭看看中央空調,手指敲了敲手邊的電話,就有秘書走進來說道:“蔣總,有什么吩咐嗎?”

“電費是不要錢嗎?都幾點了還開這么大。”

“我馬上去調高點。”

新來的小秘書轉身之后就吐吐舌頭,壓住自己驚恐的心里趕快去調溫度。

蔣承舟不下班,辦公室里面就總要有人陪著一起。

偏偏這位唯利是圖的蔣少就是個工作狂魔,全公司最后一個下班的人總是他。

推薦閱讀指數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

相關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棋牌斗三公游戏下载 7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彩经网排列五走势图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河南福彩快3遗漏号码 明天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山东11选五走势图 爱彩乐十一选五天津走势图 网上股票交易平台 江西快三结果 浙江6+1预测 上海11选5大奖排行榜 河南泳坛夺金选号绝招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山西11选5一定牛 排列五杀号定胆彩宝贝 最精确专家预测七位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