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(清歌杜藤楓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(清歌杜藤楓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
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(清歌杜藤楓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
主角是清歌和杜藤楓的言情小說《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》全本在哪看?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全文免費閱讀講述了:“你要么跟我在一起”,清歌強忍淚水,尖銳的指甲刺進掌心,“要么給我找個人炒緋聞。”

3

舉報
下載閱讀

主角是清歌和杜藤楓的言情小說《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》全本在哪看?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全文免費閱讀講述了:“你要么跟我在一起”,清歌強忍淚水,尖銳的指甲刺進掌心,“要么給我找個人炒緋聞。”杜藤楓一愣,隨后譏諷冷笑一聲,“你就不能自愛一點!”說完拿起手機打電話,杜藤楓親手給她選了個緋聞對象。徹底心死了。

清歌杜藤楓小說簡介

清歌從十七歲喜歡杜藤楓,一直到她二十二歲。為了離他近一點,甚至進了娛樂圈。
最近總有女星出入杜藤楓辦公室,要不然就是他那個異父異母討人厭的妹妹惡語相向奚落她。清歌心中不安。
第三次表白,她想給自己最后一個機會。不行,就斷了念想。

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全文閱讀

今天的見面言兮兮是背負了任務的,魏衡心疼自己的好兄弟,但也不想言兮兮為難,就請她旁敲側擊一下,看看杜藤楓到底還有沒有機會。
言兮兮聳肩,遺憾的搖搖頭。
意思就是,估計沒戲。
魏衡嘆了口氣,也沒說什么。過了一會兒突然想到,“啊對了,他們仨抓鬮誰能當干爸,霍蘭之中了,跟你說一聲。”
“……”,言兮兮默默無語,為杜藤楓點根蠟,連這個他都搶不上槽。
“反正就是個名頭,沒事兒。”魏衡也覺得這仨狗犢子太能鬧了,還抽簽當干爸,真想的出來,他覺得實在是自己閨女太招人稀罕了,看看,這都上趕子當干爸,那就圓了他們這個夢吧。
言兮兮沒說話,心里默默腹誹,干媽是清歌,干爸是霍蘭之……這可倒是巧了。也不知道杜藤楓知道之后會是什么反應……
預計是已經預定在途中的……修羅場。
清歌陪言兮兮產檢完就趕緊跑國音去了,自從拜到李老門下,做了閉門小師妹,西慕開心的不得了,天天在電話里跟她擺師兄的譜。
這幾天她一直在琴房里練琴,雖然李老的徒弟直接升級成他的助理,會跟國音簽合同成為臨時教師。
但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,院長和管弦樂系的幾個高級教師要面試打分,超過95分才能留任。
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,清歌激動的渾身顫抖,國音的教師崗啊,雖然是合同編還不是固定的編制。
清歌思前想后還是決定先去綠光娛樂把之前的事兒給弄利索了,畢竟她不想再圈里混了,還留著工作室沒必要。
抽了一天有空的時候,清歌開車去綠光娛樂。
一進大門就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,怎么好像一直有被悄悄打量的感覺?
說實話她現在對這半點好感沒有,更甚是有點陰影,出國之前來這兩次,一次跟杜藤楓吵架,一次被下了藥,用戶體驗都非常不好。
極致差評!
清歌這次長記性了,成年人要記吃又記打。她直接走到前臺,“你好,我想見一下杜藤楓。”
前臺正在整理訪客資料名單,一聽這話下意識有些不耐煩,這么大的口氣,八成又是想往老板身上貼的十八線小明星和網紅。
“有預約嗎?”前臺職業素養很好,抬頭過程中掛上職業微笑讓人無可挑剔,但眼底的嫌棄厭惡也毫不掩飾。
預約?清歌一愣,她沒有。
今天八成要白跑一趟了。
清歌搖搖頭,準備拿出手機打個電話,正尋思給誰打比較好呢。
“您是清歌小姐吧!”前臺看到她的臉之后突然激動的眼睛都亮了,像看到救世主似的,聲調都變了。
清歌:……?
小小的臉上,大大的問號。
嚇的清歌下意識后退一步,有些疑惑。
“您不用預約,趕緊上去,趕緊上去!”前臺意識到自己失態好像有些嚇到清歌了,連忙解釋。
這可是小祖宗啊!
求之不得,求之不得。
全公司都知道一年前清歌小姐出國之后,老板悲痛欲絕的把辦公室給砸了!
連跟老板多年的王助理都不知道觸了什么霉透被解雇了。
之前一年老板跟北極冰川雕出來的人似的,前幾天突然花開春暖了,聽劉助理說,是清歌回國了,全公司的人都松了口氣。
他們可算熬出頭了!好日子來了!
過去一年實在是不好過,沒想到剛暖了一兩天,老板周身又籠罩著低氣壓,平日里睜一只閉一眼的錯誤被拎出來狠批還扣獎金。
看來老板的追妻路好像不太順利啊。
但是清歌小姐來了,小祖宗今天來救他們啦!!!
哈利路亞!!!!!
前臺小姐姐雙眼含淚充滿感激的目送清歌進電梯,此刻的她還不知道。
小祖宗不是來救他們的。
這是魔鬼的步伐……
清歌深吸一口氣,她對杜藤楓的辦公室真是有陰影了,隨著電梯上的數字越來越接近,她覺得胸口壓的石頭越來越重。
最后一次來,以后再也不來了!
清歌攥緊小拳頭,給自己默默加油打氣。
門口的劉助理看到清歌,騰的一下站起來,覺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光芒!
他最怕老板低氣壓了,老板低氣壓的時候就冷冷的睨著,強勢威壓之下,直把人看得汗毛都豎起來!
“清歌小姐里面請!”激動的聲音都抖了。
清歌:???
怎么換人了?不是王助理了?
這些人都怎么回事兒,怎么看到自己都這么興奮…
發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?
不過跟自己也沒關系,清歌點點頭,推門之前微頓一下,還是敲了敲門。
杜藤楓聽到聲音蹙緊眉頭有些不耐,誰又這么不長心來打擾他工作!不知道他早上十點之前要專心處理文件嗎?
一抬頭就愣了,眉眼間的冰痕片刻之間消融,嘴唇勾起,滿眼的吃驚欣喜蔓延開,“你來了”。
清歌點頭,面色平靜,“杜總忙嗎,找你說點事情。”
說著往辦公桌對面的會客區走去,現在的清歌已經不是一年前的她了,她不會再卑微的站在那里無措的等他開口施舍討一句喜歡的話。
“端杯橙汁進來”,杜藤楓按了內線,低聲說道。
清歌看著面前黃澄澄的果汁,突然想到了以前,譏諷的笑出聲。
他怎么想的呢?覺得自己還能在他這放心的吃喝?
重蹈覆轍么?
杜藤楓后知后覺的意識到清歌那聲譏笑從何而來,冷峻的臉一下就白了,顯得更加冷硬。
“我來是想跟杜總說,把工作室解散,您看我們合約怎么結束比較好?”
“合約還沒到期,算是我違約,您這邊算一下違約金。”
清歌來之前都想好了,她肯定是不能再跟杜藤楓和綠光娛樂有什么瓜葛了。違約金她付得起,實在不行跟哥哥借點也行。
有這么個工作室擺在這里,可以預見的是,她隔三差五就得跟杜藤楓打交道。
她不想這樣。
您這一個字,像把利刃,一下把杜藤楓扎個對穿。
杜藤楓一聽,心一緊,沒聽清似的反問,“你說什么?”
剛剛看到她的喜悅被沖刷的一干二凈,濃濃的情潮一下就退沒了。
“我說咱們得清算一下。”然后好橋歸橋路歸路啊。
清歌有些不耐,下意識微微蹙眉,之前都說過了,剛剛也說的清清楚楚,他耳朵聾了怎么著?
杜藤楓垂眸看著自己的黑色皮鞋沒出聲,過了好一會兒抬眸,艱難的扯了扯嘴角,一個奇奇怪怪的笑容。
“我幫你運營,你不用怕麻煩。”
別再推開他了,如果連工作室都沒有,他該怎么才能見到她,怎么才能跟她說說話啊?
清歌眉頭一挑,有些驚異于杜藤楓現在的退縮和妥協,她的意思明明很清楚了,他……
那可就別怪她說的難聽了,“現在對我最麻煩的事情,就是跟您接觸。”
“之前都說過了,您別裝不懂了。”
好歹是軍隊的精英,生意場上的大佬,裝傻就沒意思了。
聰明人的對話點到即止。
該說的都說完了,就沒必要啰嗦了,“下面的流程已經委托律師,希望杜總不要強人所難。”
清歌說完,站起身,在心里默默琢磨剛剛說過的話。然后為自己默默的點了個贊,毫無私情,沒有卑微,特別疏離。
完全是以前杜藤楓想要的相處方式。
非常好。為自己鼓掌。
清歌頭也沒回的往外走,手觸到門把的時候停住腳步,“你對我不用這樣熱情,這樣都不像你了。”
曾經的你,何時對我這樣過?
如果以前就能這樣,我們的結局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?
說完自嘲般冷笑一聲,毫不留戀的離開了。
清歌說的有些委婉,其實她的意思是,對她不用這樣卑微,不要像她曾經那樣失去自我只想討好對方。
杜藤楓奇異的一下就懂了。
劉助理滿懷期待的推門一進來就看到自己的老板頹然的靠在沙發上,渾身散發著不郁的冷氣。
劉助理:……小祖宗這是救火失敗了?
他瞄了一眼茶幾上的橙汁,一動沒動,他怎么端過來的,還是什么樣。劉助理縮著身子,盡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準備把杯子給撤了。
“不用動”,杜藤楓微微抬眸,凝神的看著那杯橙汁,“我喝。”
“???”,劉助理愕然的看著老板,老板不是從來只喝礦泉水,什么飲料都不喝的嗎???連蘇打水都嫌棄不夠純粹的男人居然要喝橙汁?
天降紅雨了??
劉助理眼睜睜的看著老板動作如風,帶著惱怒的火氣,仰頭就把一杯熱乎乎的橙汁仰頭干了。
橙汁是熱的!!劉助理連忙伸手準備攔截老板的自虐行為,可惜……沒來得及。
他是看明白了,小祖宗今天過來,不僅沒有救火,反倒豪情萬丈的倒了一箱汽油……
劉助理端著空杯走出去,辦公室里靜靜的。
杜藤楓盯著剛剛清歌坐過的位置,想著剛剛清歌成熟干練的樣子,都能跟他談判了。
他知道要追回小姑娘會很難,要挽回她的心意更加難。
可是為什么剛剛看到她堅韌勇敢的樣子,他反倒心里更疼的,比清歌明明答應他要考慮卻悄悄出國時更疼。
剛剛的她會蹙眉給對方施加壓力,會底氣十足的直中談判靶心。
原以為他看到小姑娘長大了成熟了應該會欣慰,可是真的看到這一幕的時候,他的心緊皺在一起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,誰把原來那個嬌憨可愛的小姑娘變成這樣了?
原來那個軟糯糯會對他撒嬌的小妹妹去哪里了?被她藏到哪里了?
杜藤楓猛地起身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,呼呼的冷風灌到他的心里,眼角被吹的潮熱。
是他。是他把自己的小姑娘給毀了。
五年的忍耐,一年的等待,他現在才真切徹底的反應過來,恨不得回到過去把自己狠狠揍一頓,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樣的蠢事!
可惜這世上,既沒有時光機,也沒有,后悔藥啊。

就要逃出你手心兒清歌免費閱讀

清歌頂著眾多員工遺憾傷心的目光,一頭霧水的回到車上,怔愣的坐在駕駛座上,雙手緊握方向盤。
然后,沒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。
她覺得自己今天好棒!
自己再也不是那個追在杜藤楓身后的小姑娘了!
紅色的跑車沖出停車場,清歌打開車窗把左手伸出去,迎著陽光想捉住風。
啊,浪漫燦爛的新生活呀,她來啦!
清歌跑遍了全市的音樂培訓學校,終于在一個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了一家有施坦威三角鋼琴的琴室。
她直接把那個琴房重金包了下來,沒日沒夜的練琴。
心里有一股勁兒一直頂著她,不想給西慕丟臉,不想辜負李老的期望。還有,更加不想錯失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!
她在學生時代,鐵了心學音樂被自己親媽都趕出門外了,也沒考上國音。因為那時候專業上她耽誤太久了,有些遺憾也沒有辦法。
那可是國音啊,是她少年時的夢。
而且現在對她敞開的大門不是學生,是老師啊!
是二十三歲的清歌隔著時光長河像十七歲的清歌伸出手,你看,你能行。
“清清,還練吶?”琴房老板張天是個三十出頭的文藝青年,有音樂夢想的富二代。張天給清歌起了個昵稱,天天叫她清清,膩膩歪歪的。
他斜靠在琴房門口,端杯星巴巴的咖啡對著清歌努努嘴,“又要通宵?喝杯咖啡?”
張天對清歌這個人非常感興趣,倒不是男女方面的感興趣。
他覺得清歌這小姑娘非常有意思,明明在娛樂圈混的風生水起的,看那架勢一年怎么也能賺個上億吧?
普通人都得以為這些大明星天天晚上不是泡吧就是***,生活烏煙瘴氣燈紅酒綠的。
嘿?結果這大明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沒日沒夜的彈琴?餓了就吃兩口面包,渴了就喝有點甜的農夫山泉。
這個反差,實在是有點大。
別跟他說是因為夢想,他也有夢想,可是錢更重要啊!
就因為他是富二代,才能拍著胸脯更有底氣的說出這句話。
清歌聞言回頭看了一眼張天,輕輕搖頭,有些羞澀,“是不是打擾你了?抱歉啊。”
“沒,有什么打擾的,喝不喝咖啡?要不不困嗎?”
“我不困的。”清歌翻了一頁琴譜,淺淺的呢喃。
嘿,張天輕嘖一聲,就說奇了吧!哪有人整夜彈琴能不困呢!
杜藤楓在清歌家樓下等了好幾天了,一天都沒見到人。
也不知道這小姑娘去哪了,他給林至打電話,林至欲言又止的說不知道,怎么問就是不知道。
林至這是心疼妹妹,放棄他了。
隨著時間流逝,杜藤楓越來越心焦,數不清自己在這等了第幾天,他沉寂的站在清歌家門口,整個人隱在黑夜中,猩紅的煙頭明明滅滅。
叮咚一聲,電梯到了。
一個身形消瘦的男人扶著清歌慢慢走了過來,清歌柔弱無力的靠在男人的身上。
好像沒有意識。
杜藤楓抬眼一看,指間的煙蒂掉落在地上。
整個人都冷了。
漆黑沉寂的樓道,啪嗒一聲,感應燈亮了。
兩個男人面對面,兩目相交,電光火花。
杜藤楓站直身子,雙眼微瞇,薄唇狠狠的抿著。
“大哥您是?”張天驀地微笑,油頭滑腦的問道。
“清歌怎么了?”杜藤楓沒答,大步走過去,伸手要把女孩攬過來。
張天不放手。
十年的軍隊生活給杜藤楓帶來了很多,鐵血軍威也被他融入骨血,此刻毫不遮掩的盯著對方,像以前盯著敵人那樣。
張天手一抖,清歌就被杜藤楓給攬到懷里了。
張天家庭關系復雜,這個同父異母的哥,那個同父異母的姐都跟他搶家產,更別提外面還有鮮嫩的私生小弟弟。生活的鞭撻讓他對人的情緒特別***。
他下意識的感覺到,這個男人,他惹不起。
但是他也不能讓清歌妹妹羊肉虎口啊。
“你是清清的?”張天壯著膽子問道。
清清?杜藤楓抬眼,一個眼神橫了過去。
張天一愣,“不不不,是清歌。”
杜藤楓這才垂眸看著懷里柔軟的姑娘,冷硬的臉一下就溫和下來,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張天聞言又是一愣,沒聽清歌說她有男朋友啊?他得求證一下。
“我怎么知道你真是她男朋友呀?”
杜藤楓抿了抿嘴唇,“平時手腕上常戴著兩個發繩,一個黑色一個咖色。右手手腕里面有個疤,是小時候從樓梯上掉下來磕的。她喜歡用發繩給遮住,覺得金屬首飾太涼了。”
“她只喝拿鐵咖啡,覺得黑咖啡太苦了。”
“最喜歡純色的衣服,喜歡穿毛衣,喜歡溫暖的感覺。”
“她右眼眼角有些淚痣,都說那的淚痣會讓人感情坎坷,她總想去給點了,又怕留疤。”
“她笑的時候最甜,左邊的臉頰上有酒窩,右邊的倒沒有。”
“她不愛喝水,緊張的時候會下意識撕自己唇上的皮。她也知道喝水少不好,于是總把自己最喜歡的紅色馬克杯帶在身邊,只要坐下就接的滿滿的。”
張天目瞪口呆,我問的好像不是這些啊?
不過臥槽,這是男朋友嗎,這了解程度簡直是跟蹤狂了吧!
杜藤楓懷里的姑娘好像感受到耳邊胸腔的震動,小聲的嚶嚀一聲,熟悉的味道裹著她,她閉著眼睛蹭了蹭,“藤楓哥哥。”
杜藤楓身子一下就僵了。
“她……她這幾天熬夜練琴,太累了就睡著了。”練琴?
杜藤楓聞言點點頭,沒有說話,小心翼翼的抱著懷里的姑娘往門口走,走到大門前遲疑了一下。
身后不遠處的張天沒有走,他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如果這個冷峻的男人真是清歌的男朋友的話,他應該知道她家的密碼吧?
張天壯著膽子,耐心的等著。
噠噠噠,一串數字音響起,咔噠一聲,大門開了。
杜藤楓默默在心中松了口氣,被他猜中了。
“好嘞,那我走啦。”張天徹底放下戒心,相信了杜藤楓的話,尋思尋思轉身之前還是說了一句,“你勸勸清歌,考核是重要,但也不能不注意身體啊。”
考核?什么考核?
杜藤楓面上不顯,跟張天點點頭,小心的把清歌抱在懷里,進了門。
趁著清涼的月光摸著黑把清歌送到臥室的床上,蹲在床邊靜靜的看著清歌的睡顏。
小姑娘扔下她出國瀟灑了一年,看起來還跟以前一樣。
不,看起來更好了。眉間的愁緒不見了。
杜藤楓默嘆一聲,覺得自己從前真是蠢笨,好多事情哪怕跟她商量一下,都不至于到如此啊。
畢竟清歌曾經那樣心軟。
高大的男人倚在床邊,一看就是一整夜。
……
清歌悠悠轉醒,一睜眼就覺得自己的頭疼的厲害。
最近熬夜熬的飛起,傷身體啊。
眼睛一對焦就愣了一下,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,她怎么回家了?
側眼一看,手機正放在床頭柜上充電呢。
清歌心里小聲嘀咕,難道自己這是熬夜熬大發了,斷片失憶了?
她摸過手機按亮屏幕,顯示有信息。
打開一看是張天發過來的。
【琴行今天不開,你別來了,好好休息一天吧。】
清歌握著手機,好像想起點什么,昨天練完琴實在是太累了,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,然后張天說送自己回家……
后來呢?
清歌不知道想到什么,猛的低頭看自己,身上穿著的是自己常穿的長袖睡衣,扣子扣的嚴嚴實實的。
看來自己是斷片了,清歌默默想道。
嗡的一聲,手機又震動,還是張天的信息。
【不過你男朋友也太嚇人了吧,看我送你回來差點要把我吃了?】
清歌一愣,男朋友?
正納悶著呢,西慕的視頻通話邀請蹦了出來。
清歌看了一眼自己扣的嚴嚴實實的睡衣,趕緊攏了一下自己睡炸毛的長發。清了清嗓子,然后裝作無事般的接起視頻。
“你干嘛呢,怎么這么慢才接?”
“我這不是剛睡醒。”清歌略有無奈。
“你又熬夜了吧,算了說你也不聽。”西慕冷哼一聲,隨后有些激動的說道,“哎呦小鴿子,你可太爭氣啦,師傅跟我說啦,明天就考核了,你準備的怎么樣?”
“你別緊張,正常發揮就行,睥睨全場!”
西慕一說就剎不住閘了,清歌索性把手機拿到衛生間,邊洗臉邊聽他說。
“你想不想我回國去看看你?”西慕故意把話說一半,裝的風流倜儻的四處撩閑。
“回不回都行。”清歌用毛巾擦掉臉上的水珠,咦了一聲,“你不是有巡演,有時間嗎?”
“嗨,看你能沒時間嗎?”西慕默默腹誹,其實是有事要找你幫忙,但是現在不能說。
“行,看你。”又聊了一會兒,清歌才把視頻掛斷。
洗漱完覺得有點餓,轉身準備去廚房里找點吃的。走到門口就愣了。
杜藤楓正端著白色磁盤站在門口,臉色沉郁的凝視著她。眼神委屈、傷心、難過、不可置信都有,眼珠被惱怒染了色,亮的發光。
“他是誰?”杜藤楓啞著嗓子問。

小編點評

以上就是小編為您帶來的就要逃出你手心兒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,記得收藏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棋牌斗三公游戏下载 股票行情实时数据 陕西快乐10分赔率 股票开户 四川快乐十二任五遗漏 11选五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3d今天的开机号和试机是多少 幸运飞艇是私彩吗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* 辽宁快乐12遗漏号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 博彩 秒速牛牛盛大sd7799稳定 理财平台哪个好 山西快乐10分 中国股票行情数据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